"/>
织 金 县 中 等 职 业 学 校
收藏本站
在线客服
天气信息

《中国青年报》刊载刘芳老师的先进事迹

浏览数:40 

把撕碎的命运一点点拼起来

——记贵阳市白云三中失明女教师刘芳(上)

本报记者 白皓 通讯员 刘春媛

   颜色、影像一点一点从刘芳的世界里抽走了。

   2007年,这位贵阳市白云三中的语文老师,再也看不清课本封面上“语文”两个字,一种名叫“视网膜色素变性”的疾病,彻底吞噬了她批改作业和日常备课的能力,上课写板书时,字变得歪歪扭扭,甚至写到墙上。与眼疾抗争10年,结果她失败了。

   医学诊断宣告,她再也无法看到这个绚丽的世界,至少目前这一疾病无法治愈。

   借助盲人打字软件,刘芳用电脑写了一部小说,名字叫《石榴青青》,在这部描写青春生活、工作和爱情的小说序言中,第一话是:“从光明走向黑暗的是我的眼睛,从黑暗重新走向光明的则是我的心灵。”

   “我用10年时间渐渐接受悲惨的现实。”刘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,之后又用了8年微笑面对现实的残酷。

   从光明走向黑暗的10年里,刘芳最初的感觉是命运被撕碎了,“整个人都快崩溃了”。8个月大的孩子嗷嗷待哺,班上的学生每天等着她走上讲台,她在一本书上看到,一个人80%以上的信息来自眼睛,“如果渐渐失明,我不就要被世界遮蔽了吗?”

   贵阳市白云三中的语文老师毛艳红记得,那段时间,刘芳时常坐在办公桌前,盯着桌子一动不动,有时突然嚎啕大哭,“但一走出办公室,她就会面带微笑”。

   一段时间的忧郁后,刘芳开始转移对未知世界的恐惧,把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。她听说,失明的人15年以后就对色彩没有概念了,为了留住生活的美好,她开始和学校的美术老师学习素描和水彩。

   她还学习了豫剧和舞蹈,学校文艺表演时,学生们的相声、双簧等语言类节目都由她编排。她感觉生活和工作又重新回到积极、阳光的轨道上,心中的阴霾也渐渐散开。

   “感谢那段经历,让我至今还记着这个世界的色彩。”刘芳说,有了色彩,世界好像还在眼前。11月18日,坐在记者面前,她清楚地说出自己今天穿着红色旗袍,腕上的水晶手链是淡粉色的。

   校长何代黔建议刘芳考虑办理病退安心休养,刘芳回答说,眼睛瞎了,可心是亮的,“我不会影响孩子们的成绩,不会拖后腿的”。

   带着心中的阳光,刘芳下苦功夫将中学语文课本的内容背熟,再将知识点、考点、难点逐一梳理,长篇的文言文也是如此。

   为了更好地提高学生的作文水平,她让学生课上朗读,老师学生一起来点评。对一位渐渐失明的人来说,这是对听力、记忆力的巨大考验,具体到刘芳身上,还要耗费大量精力备课。虽费功夫,但学生们从这种全新的教学方法中得到了更多启发,每每讲到关键之处,刘芳都觉得耳边出奇的安静,“真是掉一根针都能听到声音”。

   这样的教学方法也通过成绩得到了证明,她教的班级语文成绩一直在全校名列前茅,还教出了两个中考语文单科状元。

   家人、学生、同事都成了刘芳生命的支点。儿子不断鼓励她追求生活的美好,她坚持每天借助电脑给儿子写日记;学生们有学习生活的困难就会想到找她倾诉,她渐渐从一位语文老师转型成专职心理咨询教师;同事们陪着她每天上下班,周末逛街,假期郊游。

   刘芳把“微笑着面对现实的残酷”这句话也写进了自己小说的序言中,在她看来,病痛夺取的只是光感,并没有带走光明。

   她在一点一点把被撕碎的命运拼起来。

   失明至今的8年间,刘芳通过盲人阅读软件读了100多本书,她最喜欢《活着》里面“富贵”这个人物形象,“每一本书里都有一个有很大勇气的小人物。”她认为,自己也是个有勇气的人,勇气带来了如今阳光的生活。

   当心灵重新走向光明的时候,刘芳写下了一首带着浓浓爱意的诗,取名为《别再问我》。诗中这样写道:有人问我,看不见了你会害怕吗?我说,害怕/因为那不是闭上眼睛等待一次甜蜜的亲吻/而是拥抱之后找不到爱的停顿/别再问了,请别再问我了/残缺,是我永远的名片/微笑却是你镀金的请柬/请给我一个饱含深情的拥抱吧,我就是你心里那片明媚的天。

   在自己写的小说的序言中,刘芳有一句话:现在我终于微笑着说,我是盲人了,内心如此坦然。

   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5年11月23日 03 版)

与教育热恋,学生都是她的眼睛

——记贵阳市白云三中失明女教师刘芳(下)

本报记者 白皓 通讯员 刘春媛

  当一名学生大哭着冲进心理咨询室时,刘芳一下子站了起来。双目失明的她不知道面前的学生是谁,但作为学校的专职心理咨询老师,此刻她下意识地把双手搭在学生的肩膀上。

   人生的急转弯已经让刘芳转型做了8年的心理咨询老师。双手搭在这个满脸泪水的学生肩膀上,她想让悲伤中的孩子先感受到她掌心的温度。

   学生不住地抽泣着,浑身哆嗦,说不出话来。刘芳的双手顺着他的肩膀向胳膊移动,尽量给他更多的温暖。

   “我摸到了胳膊上一条一条的棱!”刘芳一下子惊了,她确信这些横在胳膊上的棱是一条条伤口,有的已经结了“血痂”。

   那一刹那,刘芳忍不住泪如雨下,“如果我是你妈妈,我一定心疼死了。”她抱紧这名学生,听着他的心跳声,彼此感受着对方重重的呼吸。

   半小时后,沉默的学生开口了。因为和老师在课堂上发生矛盾,老师一直不原谅他,也不接受他的道歉,情急之下,他选择用圆规尖在胳膊上自残发泄心中的苦闷,身体的伤痛更加剧了他心灵的创伤。

   “能够倾诉,是他走出痛苦的第一步。”刘芳说,那天,她讲了许多自己年少时的亲身经历,再分析解决眼前问题的办法,希望给这名学生重建起精神支撑。她又跟当事老师进行了深入沟通,化解了老师的心结。

   当天,学生再一次走到那位老师面前真诚道歉,老师接受了道歉,刘芳也到学生所在的班级进行了团体心理辅导。危机化解,学生也走上了生活学习的正轨。

   这样的情况,自刘芳转型做心理咨询老师以来不断地面对着。她所在的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地处贵阳城郊,许多学生的家境并不好,刚刚进入中学阶段,学生更容易因为情感的变化引发心理问题。

   刘芳时常自嘲,做心理咨询老师,自己是半路出家的“崴货”(方言:假冒伪劣产品——记者注)。但她却深受学生的喜爱,每个班级都开设团体心理辅导课程,许多学生下课后会走进心理咨询室,接受个别心理辅导。在刘芳眼里,心理咨询室不是自己受照顾享清闲的小角落,而是自己用另一种方式启发、教育学生的新舞台。

   “情感上的小纠结、小矛盾在学生眼里是天大的事,带着真感情聊聊,他们自己就会想通了。”刘芳说,相比传授经验道理,自己更愿意从亲身经历讲起,让学生自己感悟该选择的道路。

   一次,一名学生在课堂上说,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,难以自拔。刘芳没有讲专心学习之类的大道理,而是回忆起了自己初恋时的故事,“我讲着那时的青春萌动,告诉他两个人在一起如何寻找更多的朋友和更广阔的世界,如何追求理想,对彼此负责”。

   刘芳说,自己喜欢现在的工作岗位,能用自己心灵的感悟与一颗颗稚嫩的心灵对话。几年间,她完成了180多场报告,许多听报告的人潸然泪下。有人称她为中国的海伦·凯勒,她说,她最喜欢做自己,有学生、有事业、有家庭、有个刚刚进入大学校门的儿子。

   她至今记得,在一场演讲的结尾,她大声地问台下的学生:“你们愿意做我的小眼睛吗?”学生的回答响彻全场:“我愿意!”她感觉,因疾病干涩了许久的眼睛,掠过一丝湿润。

   《 中国青年报 》( 2015年11月24日 03 版)

扫一扫, 听刘芳朗诵自己创作的诗

相关附件下载
2016年秋季学期迎新杯篮球赛奖金发放名单.doc
48.5KB下载
2016年秋季学期班级文化建设评比奖金发放名单.doc
82.5KB下载
“技能培训”投资细化表(总).doc
28.0KB下载
“技能培训”投资细化表(分期).xls
15.0KB下载
“技能培训”第一期课程表.doc
47.0KB下载
“技能培训”第二期课程表.doc
80.0KB下载
“技能培训”第三期课程表.doc
49.5KB下载
2014退耕还林培训学员名单(253).xls
83.5KB下载
上一页
1
下一页